吸毒男子暴力撬锁盗窃:看门把手上有无灰尘选目标


无论如何,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确实举足轻重。应该承认,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美国也未能例外。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以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病理科主任王朝夫领衔的新冠病毒肺炎病因诊断研究团队,在对重症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尸解中,抽丝剥茧,发现疾病真相的蛛丝马迹,为阐述新冠肺炎的病理生理并为后续治疗提供相关病理学依据。

疫情虽然是公共卫生议题,但背后涉及政治、经济、外交等一系列问题。科学家可以给出技术解决方案,但最终的防控政策需要纳入经济、政治、社会心理等各方面考量。我们在理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抗疫政策时,都应注意到其中的复杂性,防止想当然地“捧一踩一”。

好在美国政治有很好的纠错机制,总统“任性”不至于失控。他造成的最大麻烦不是直接干扰抗疫——美国体制中专业机构是应对疫情的真正主导力量,而是“无限宽松”的经济政策会产生严重后遗症,这在当前还不会显示出来。

不过,美国流行的派对文化会是疫情防控的一大障碍,也因此导致了美国特色的“疫情低龄化”。这次疫情在多国都是对老年人群体杀伤大,但以纽约为例,18岁到49岁的青壮年占到了54%。

美国“派对文化”,增加了防疫难度

据Worldmeters实时数据,美国当地时间26日新增确诊病例14805例,新增病例死亡170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83016例,累计死亡1197例。

美国的科技能力和政府动员能力还是可以放心的,正在不断提高效率、发挥作用。

特朗普的脱口秀风格,“战时状态”下暴露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