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534例 死亡63人
来源:日本国内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534例 死亡63人发稿时间:2020-03-27 19:45:14


“她人很好,有爱心、有事业心。”慕荣琪未婚夫说,疫情期间他也在明水县的疫情一线进行入户排查与守小区大门,他明白特殊时期年轻人的责任与义务,所以对于慕荣琪去武汉的选择他是支持的。

而当慕荣琪穿上一层又一层的防护服,戴上口罩护目镜后,才知道这一切有多难受,“整个人都处于密封状态,能感受到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淌,也能看到护目镜上的雾气变成水珠。”慕荣琪说,因为防护物资紧缺,她们必须保证六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排,“很难受,除了身体上的,还有每天因为疫情而变动的心情。”

因是瞒着父母去的武汉,为免家人怀疑,慕荣琪还是保持着每天一次视频聊天的习惯。但想到自己原本的长发突然变短,父母看见后肯定会有所怀疑,于是,她想尽办法“欺骗”、隐瞒,“发朋友圈的时候要把家人,特别是和爸妈关系好的叔叔阿姨都屏蔽掉;和父母视频时要用浴巾把头发包起来,说单位要求员工下班后洗澡消毒……”

“爸爸妈妈,我向你们道歉,请原谅女儿的选择,请原谅女儿的不辞而别。疫情严峻,湖北需要医护人员,于是,我选择了驰援武汉。瞒着你们,不是怕你们不同意,而是怕你们为我担心。……疫情过后,我最想做的就是把你们接到明水,接到我的身边,我要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珍惜日后有你们的每一天!”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2月19日深夜,慕荣琪一行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由专车接送至指定的集中酒店。一路上,她看到偌大的武汉城,没有行人也没有公交,偶有救护车或载物货车疾驰而过……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她推迟婚期选择支援一线

同时,慕荣琪也将朋友圈里亲朋好友等进行了分组屏蔽,并告知父母自己在康盈医院的前线抗疫,这段时间将会特别忙碌,“他们或许会同意,但妈妈身体不好,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特别担心。”

面对多国对瑞典的指责,瑞典svt文章说:《瑞典在欧洲走自己的路-自愿而不是强迫》。瑞典应对疫情的模式是,人们承担起很大的责任,并按照专家建议的遵守一定的限制的生活方式。例如,与丹麦不同,瑞典没有关闭小学。与挪威不同,没有禁止在夏季别墅中居住的规定。欧洲大部分地区已实行宵禁的严格规定,以阻止疫情的蔓延。在瑞典,我们仍然被允许自由行动,去餐馆,电影院和健身房。但这是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瑞典人遵循明确的指示,保持社交距离为一米半到两米,经常洗手,并在有感冒的症状下居家隔离。鼓励老年人和高危人群隔离自己。